一生自拍二區我隻要你三天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6
  • 来源:日本高清视频影片www_日本高情视频_日本护士毛片在线观看

  1. 小暖
  "小暖"是林墨為我起的名字,曾經被他用一種很有磁性的聲音叫瞭3年。
  認識林墨是在5年前,我19歲,大學一年級的學生。父母離異後,父親很快娶瞭另一個女人進門。我是個倔強的孩子,接連看瞭那女人幾次臉色後,我就不再跟他們伸手要錢。從17歲開始,我在夜市賣過雜七雜八的小玩具,幫開飯店的表姐洗過碗,凡是能賺錢的行當,我都去做。直到有一天,我隨意寫下的文字在雜志上發表,並且很快收到一筆在我看來十分豐厚的稿酬後,我便開始靠賣字為生。愛情小恰似寒光遇驕陽說、隨筆評論,每夜元尊不停地寫,食指和中指上,已經磨出瞭厚厚的繭子。
  那天,在那傢我常去送稿的報社,第一次見到林墨。大傢都坐著,隻有他站瞭起來,伸手與我相握,笑意盈然:"我溫暖的僵屍是新來的編輯林墨,你的稿子交給我吧。"我愣愣地看著他,有些遲疑。他笑看著我:"在研究我是不是一個騙子?"
  我羞澀地笑瞭。他個子很高,微微傾下身來,面容表情都像極瞭《上海灘》裡的周潤發。在他逼人的英氣下,我莫名地緊張,呼吸急促。把稿子遞過去的時候,顫抖的手帶倒瞭他辦公桌上的一摞書,一隻水杯,以及一個精致的相框……
  書散落地上,相框的玻璃碎瞭,杯子裡的水浸濕瞭照片上一對親密相擁的璧人。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完美和諧的戀人,他們站在一起是那麼好看,仿佛上天造就的神仙眷侶。
  我傻呆呆地站著,局促地張著一雙手不知所措,隻一遍遍地說:"對不起,對不起……"臉,已經漲得通紅。
  他一邊彎腰去撿東西,一邊聲音很柔和地安慰我:"沒關系,還有底片,再洗一張就是。"
  這一次尷尬的經歷,使我在以後很長時間不敢再去報社送稿。但稿子還是要寫的,因為我需要錢。我把文稿裝進信封,在上面端正地寫下"林墨收",沒有一句多餘的話。然後,隔段時間,我會準時收到他寄到學校的樣報和稿酬。
  其實,我的學校就在報社的對面,中間隔一條馬路而已。
  半年後,我突然接到林墨打到學校的電話。
  "小暖!"他在電話裡這樣叫我。
  我遲疑著,沒有答話,他朗聲笑道:"晚報新開瞭一個情感的版面,我向老總推薦瞭你,來做我們的特約編輯,可好?小暖,是我為你起的名字,用來做這個版塊的主持人。"
  小暖,小暖,小愛即暖,我一下子喜歡上瞭這個溫暖的名字。我笑著,告訴他:"好,我去。"
  2.林 墨
  我開始在報社兼職,每周一個版面,很輕松。每個星期四,我會和林墨在同一個辦公室審稿劃版。他坐在我的對面,中間隔著兩張辦公桌,我能聞到他身上淡淡的煙草的味道。午後的陽光灑落在他的身上,散發著迷人的光彩,我常常在那種光芒中沉醉,恍然若夢。
  是的,我得承認,我愛上瞭林墨,從第一次見到他的那天起。從那天起,我決絕地拒絕瞭學校裡所有追我的男生,我已經非常明白,我要找的,應該是林墨這樣的男人啊,挺拔、俊逸、幹凈、溫和、笑容溫暖。
  我原以為,我隻能在每天晚上趴在桌子上瘋狂寫字的時候,想像他坐在對面的樓裡,審稿,定版,或者看我的文字,沒想到上天竟會如此厚待我,讓我離他這樣近。
  林墨像個真正的老師那樣,他教我做版面,指導我寫散文小說,我不上課的時候,他甚至會帶著我出去采訪,替新聞部寫一些文章。我在他的引領下,開始從一個沒有目標的自由作者向專業的記者過渡。
  在林墨面前,我是個沉默的姑娘。我喜歡聽他說話,說什麼都行,我就在他的旁邊,靜靜地展開各種各樣的聯想。因為我在一篇文章裡寫到父母離異的事情,林墨才知道我靠寫稿打工養活自己。他帶我去商場,要為我買喜歡的衣服,我一再推辭,直到他生氣。他說:"小暖,你記著:以後你就是我妹妹,哥哥為妹妹做任何事情,都是應該的。"然後又笑著說:"女孩子大瞭,打扮得漂亮一些,才有優秀的男孩子來追啊!"
  林墨從來不叫我的名字,他隻叫我"小暖".在報社的大廳叫,在采訪現場叫,在路邊的小食店裡叫,聲音渾厚而有磁性,每一聲,都深深擊中我的心靈。
  中秋節,父親打電話給我,一定要我回去吃月餅。我回去瞭,父親看著突然長高瞭很多的我,眼睛裡滿是歉疚。那天父親喝瞭很多的酒,他醉瞭。醉意中,他把一張存折遞到我手裡,嘆息著說:"這兩年你一直不肯要爸的錢,這宿醉電影些算是對你的補償,你快要畢業瞭,找工作的時候用得著……"
  我不肯要,父親硬要塞給我。正推辭間,繼母突然推門進來,父親尷尬地拿著那張存折,一時竟然愣住。繼母一把把存折奪過去,嘴裡叫著:"你竟敢背著我攢私房錢,這日子還要不要過瞭?"父親抬手給瞭她一個嘴巴,她立刻尖叫著撲到父親身上,廝打起來。
  我悄悄出來,這個中秋節沒有月亮,空中飄著細細的雨絲。我一個人走在冷清的街頭,突然有不可抑制的悲傷,淚水和著雨水,一次次迷蒙瞭我的雙眼。
  正走著,忽然聽到有一個聲音在叫:"小暖!"以為是幻覺,抬頭,林墨正從街的對面向我跑過來。他一把拉住我,急急地說:"小暖,你怎麼瞭?下著雨呢,也不知道打傘……"然後,他便看到瞭我滿臉的淚水。他輕輕擁我入懷,摸著我的頭憐惜地說:"傻丫頭,怎麼就不知道照顧好自己呢?"
  那是一個溫暖而安全的懷抱,那一瞬間,我所有的思維都迷失瞭。仿佛我長瞭20多年,就是為瞭這個擁抱。淚水,再次傾瀉而出。
  已經是大三瞭,同宿舍的姐妹都已經名花有主,隻有我,守著那個溫暖的擁抱,在校園裡獨來獨往。有一天,一位要好的朋友私下問我:"晚報的林墨是不是你男朋友?好幾個人都看見瞭,你跟他逛商場,很親密呢。怪不得你對學校裡的男生不動心……"
  我的臉,慢慢地紅瞭起來。漫不經心地把手中的書又翻瞭幾頁,才淡淡地笑著說:"是誤會,呵。"
  我沒有再說什麼,臉上的燒,卻久久不退。
  3.蘇 焰
  因為臨近畢業,我不再去報社兼職。林墨偶爾會來學校看我,買些我喜歡的零食和書籍,或者,周末的時候帶我去吃肯德基。
  有一次,吃飯的時候,他突然問我:"都要畢業瞭,有男朋友嗎?"
  我望著他,目光灼灼,笑著搖頭。他伸手過來,像父親似地摸摸我的頭,說:"傻丫頭,找個體貼的男孩子來照顧你吧,你總是一個人,怎麼讓人放心?"
  我低頭,一根接一根地,用薯條把嘴塞得滿滿的,大口大口地咀嚼著,使勁往下咽,直到憋出滿眼的淚水。林墨嘆瞭口氣,想說什麼,卻欲言又止,隻是默默地遞過來一杯澄汁。我有一些悲哀,是的,在他眼裡,我隻是個還沒有長大,需要人照顧的小丫頭。我千回百轉的心思,他不會知道。我這樣的倔強而固執地愛著他,雖然我知道,在他的身邊,還有照片裡那個笑靨如花的女子。而林墨,盡管他從來不在任何人面前提到過她,盡管從來沒有見過他們在一起的情景,但他筆挺的褲線、幹爽的頭發和始終幹凈挺括的襯衣,都在無聲地證明她的存在。
  我心裡是那樣嫉妒她,嫉妒她擁有我無法企及的幸福。
  大學畢業,深圳一傢常供稿的雜志社邀請我去,而林墨,早在我畢業之前,已將我的資料轉到瞭報社。我沒有絲毫猶豫,就推掉瞭那個雜志社。如果上天註定我和他隻能平行,那就讓我離他近一些,更近一些吧。我會隱藏好自己的愛,在我的世界裡看著他笑,他走,他低頭,他轉身……
  然而,就在這個時候,我見到瞭蘇焰。
  在王城購物中心,我和同學一起出門,卻一眼看到林墨。他正小心翼翼地從車上抱起一個女子。雖然後來我再也沒有見過那張被我打碎弄濕的照片,但我還是一眼就認出瞭那個女子,是的,是她!我驀然驚覺,原來這麼多電視劇生逢燦爛的日子年,她的音容笑貌,一直在我的心底交織縈繞,不曾離去。
  林墨看見我,愣瞭一下,隨即便笑瞭:"小暖,來的正好,快來幫幫忙……"我懵懵懂懂地走過去,在他的示意下,把車邊合在一起的輪椅打開,然後,林墨輕輕地把她放進去。
  "這是蘇焰,我愛人。"林墨說。
  "這是小暖。"林墨又說。
  蘇焰向我伸出手,略顯蒼白的臉上,是淺淺的笑:"看過你寫的文章,也常聽林墨說起你,是個才女呢!"
  我局促地伸手,她的手指纖細而欣長,握在手裡卻是冰冷的。我想說點什天安門廣場下半旗麼,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。林墨的手,一直停在蘇焰的肩上,他們在一起,仍然是那般和諧,雖然,她已經不能再站起來。
  這種沉默的局面,有些尷尬。
  林墨說:"小暖,你還有事嗎?沒事的話陪我們買幾件衣服好嗎?"
  我的大腦已經完全失去瞭正常的思維,隻覺得手腳冰涼,臉上卻不住地冒汗。匆忙回瞭句:"我,學校還有點事情……"便倉惶而逃。
  一路上我淚雨飛揚,我曾經設想瞭一千種我和她相遇的場面,卻獨獨沒有這一種。他的沉默,他的內斂,他的欲言又止……一切一切,都有瞭解釋。可這一刻在線翻譯,我也真正垮瞭。
  那晚我第一次去瞭酒吧,從未沾過酒的我,醉倒在酒吧裡。
  4.一生我隻要你三天
  是林墨把我從酒吧帶回來的,因為醉意中我哭著打瞭他的手機。
  林墨做瞭醒酒湯,一勺勺地喂我喝,他的眼中滿是憐愛,他不停地說:"小暖,你真是個傻孩子……"
  我閉著眼睛裝睡,然而眼淚就像漏水的龍頭,匯成股,洶湧地流。林墨溫暖的手指一次又一次地去抹那些淚,卻怎麼也停不瞭。
  林墨嘆氣,說,小暖,還記得第一次見面的情景嗎?你穿著藍底白花的棉佈長裙,一張臉藏在中分的長發裡,黑白分明的眼睛裡閃著局促不安的光芒,像個落入塵間的精靈。我一直記得你當時的樣子,因為從來沒有一個人,沒有一雙眼睛,像你一樣深深把我擊中。還有你那些精靈古怪的文字,我不知道,要有一顆怎樣雋秀玲瓏的慧心,才能調配出那樣的文字?所以當報社新開那個版面,需要一個特約編輯,我便極力向老總推薦瞭你。
  認識你的時候我27歲,我相信我可以等你,我可以看著你,讀書,寫稿,成長。你是那麼單純、靜默、令人疼惜的一個姑娘,為瞭你,我甚至已經決定跟蘇焰分手。可是我還沒來得及跟她說,蘇焰就出瞭意外。那場意外的車禍,使蘇焰再也不能站立行走……我一直是個不肯相信命運的人,我相信隻要自己想要的,努力瞭,就一定能得到。但是現在我已經不這樣想瞭,其實當我在醫院看到蘇焰的時候,就已經不這麼想瞭。我不是最合適你的人,我接受這樣的事實。
  林墨面色蒼白,小暖,知道當初我為什麼為你起這個名字嗎?小暖,小愛即暖。我隻要一點點愛,就夠瞭。我曾經想,一生我隻要你三天,一天用來相遇,一查爾斯王子發視頻談患病感受天用來相愛,一天用來守望。可是現在,我隻有兩天:一天相遇,一天守望……
  我的眼淚無聲無息地落瞭下來,怎麼也忍不住。原來,原來他都是知道的啊!
  我終於沒去林墨的報社,我不願成為一把利刃,每天在林墨心上刺出新鮮的傷口。隻有離開,彼此的傷口才會有愈合的機會。
  所有的愛恨纏綿,終會落下帷幕。盡管,這個落幕並不完美。